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,众人又说起年后怎么做生意的事,陈阳突然转头看向汪洪,笑道,“洪哥,现在我们在那边也算站稳脚跟了,你看要不要和嫂子一起,也过去那边开个生鲜店啊?收入应该比在工厂强多了。”
    老太太偏心,他还是想稍微弥补一下,毕竟是一家人,搞得心里有气就不好了,如果能帮汪洪家赚到钱,总该心平气和了吧,
    汪洪虽然人小气自私了点,但那也是因为生活窘迫造成的,他小时后就不是这种性格,人品方面也没有问题,而且手脚也很勤快,大嫂更是个能吃苦耐劳的人,开个生鲜店还是可以的。
    不等汪洪说话,大嫂就说道,“阳阳,其实你回来之前,你大姨都跟我们说过,只是我们手上又没本钱,加上孩子还小,就想过两年再说,”
    这时大姨父突然对着陈阳说道,“广洲他们就不去了,我那里还有点钱,拿出来给你嫂子在他们镇上开个小店,就让他们自己去弄吧。”
    陈阳脸上闪过一丝恍然,懂了,看来汪洪还是和上辈子一样,宁肯在老家过点小日子,也不愿意去外地打拼,得,甘于现状也是一种选择,由他去吧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正月初三,一大清早,陈爸陈妈就准备了几分礼品,兵分两路一连跑了六七家拜年,主要是以前单位上关系好的领导同事,还有走得近的两房远亲,
    陈阳则担任司机,开着车送完这个接那个,去了这家转下家,一直坐在车上就没动过,不然哪怕就这么一个小镇,也别想这么快能去六七家。
    到了中午,最后一站是姑婆家里,也就是帮忙做腊肉的那个,一家人在这里吃了顿午饭,也没久坐,便匆匆回了家,
    下午两个姑姑要过来给哥嫂拜年,他们要提前回去做准备,
    至于大伯,他人在市里,在高速建好之前,跑一趟得三四个小时,而且还要过三条河,要是碰上渡口堵车,再多三四个小时也正常,加上现在老人都不在了,也没了必须回来的理由,所以都提前说好,他们不过来,这边的也不用过去,打个电话了事。
    下午三点不到,两个姑姑便登门了,
    和往年一样,老妈在厨房忙活,陈爸陪着妹妹妹夫们打麻将,谁赢了下桌,换轮空的人上,五个人倒也正好,
    陈阳则陪着两个妹妹在房间里斗地主,玩的是一块钱一把,没一会儿准备的钢镚就少了十几个,
    这东西吧,不是重生不重生就能进步滴,全靠运气。
    “锅锅,”
    大姑家的堂妹苏小雅一手拿着牌,嘴里说道,“宫敏要退学你晓得啵。”
    她和宫敏是同班同学,之前因为陈阳的关系也都认识,所以知道一点。
    “知道啊,”陈阳甩出一对六,很认真地算着牌,最后发现和前几把一样,自己算不出来。
    “管起,”徐雅丽笑嘻嘻地甩出一对八,随后将牌一收,看着陈阳哈哈笑道,“她才上高一就不读了啊,那以后干什么?”
    输惨了的陈阳一道眼神杀了过去,“咋地,未必你也不想读?”
    他知道两个妹妹根本就是不是关心宫敏,纯属八卦心思,也就没必要细说。
    徐雅丽脖子一缩,看看外面客厅麻将桌上的爸妈,“呃,小妹不敢!”
    “过,”陈阳用牌在桌上敲了两下,说道,“我跟你说,你哪怕给我拼,也要拼个大学本科出来,以后社会对学历的要求只会越来越高,大专生都没出头日,公司招聘门槛起点就是本科,要读也只读本科。”
    “你跟她说,”徐雅丽毫不犹豫祸水东引,指着老姐说道,“她上高中了,我才初三呢,早得很。”
    “哼,考大学做准备什么时候都不早,”陈阳瞪了她一眼,说道,“你姐姐我已经彻底放弃了,就你还有点救,初中的知识点也好补,下学期用点心,未必考不上县一中。”
    小妹的成绩其实还不错,可就是去了高中之后,跟一帮不学好的同学天天玩,最后成绩一落千丈,三年后只能上个大专,要是她能去县一中,有个好的学习氛围,结果肯定会不一样,
    虽说那时陈阳也能给她安排个工作,可层次不一样的学校,对人的影响也不一样,能上个名校肯定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所以哪怕这次她的中考成绩不够,陈阳也会想办法让她去一中。
    苏小雅则坐在一旁拿着牌发愣,看看哥哥,再看看妹妹,我话都没说,你们干嘛都戳我???
    但一想到老妹要考一中,心里霎时涌起一阵同情。
    县一中在全国来说名声不显,跟什么水啊缸啊雅啊都没法比,但是,在本市却是声名赫赫,
    撇开极个别靠关系进去的无可救药的学混,只要考进了这所学校,就等于一只脚踏进了本科的大门,而且至少是个二本,每年考上北大清华的人都有好几个,重本线更是以百来计算,几乎占了全市一半的名额,
    本市很多外地家长也都想方设法把孩子塞进来,甚至每年都有一两个已经上了大学,却又想进顶级学府的人,听了本地学生的介绍,退学到这里来复读的,对于这样的学生,学校倒是照单全收,其实力可见一斑,由此也能看出考一中的难度。
    只可惜,一零年县里有人投资建起一所私立高中,把一中的老师挖了个空,就此一中一蹶不振,而那所私立学校也没能起来,除了每年靠几个免费就学的尖子班学生撑场面,其他学生的成绩比南江镇上的高中都不如,可谓是两败俱伤,
    所以说,有了好老师,也不一定能考个好分数啊。
    听到老哥的话,徐雅丽脸色一僵,看看旁边的姐姐,长叹一口气,“好吧,我尽力!”
    心里却泛起了嘀咕,以前老哥从来没管过她们学习啊,怎么这回竟然问起学习的事了,奇怪,
    再一想要考一中,心里又是一阵哀嚎。
    “还有你,”陈阳转过头瞪着苏小雅,“成绩不好就多花点时间学,不求你考个高分数,考三四百分行不行啊!”
    这个大妹,上辈子高考竟然只考了两百多分,连最差的正规大专都不收,只能去读个垃圾民办学校,真是能把人急死。
    “呃,”苏小雅咽了咽口水,嘴巴不自觉地嘟起,“锅锅,三四百分连大专都不要,还不如考个两百多轻松点呢。”
    嘿,竟然还振振有词,歪理倒是蛮多,
    “屁,”陈阳没好气地说道,“我看你就是得过且过,”
    刚准备说她家里的情况,却又咽了回去,其实她老妈的事情最早还是被她爆出来的,只不过那也是一年后的事情,现在除了大姑和大姑爹两个人,别人都还不知道,他们竟然捅了这么大的篓子。
    顿了两秒,陈阳才继续说道,“我也不指望你能提高多少成绩,等高二分班,你就去报个音乐班,随便学个钢琴电子琴,以后考艺考算了。”
    苏小雅形象不错,算是两边亲戚女孩子中长得最好看的,一双大眼睛古灵精怪,很是讨喜,她自己也喜欢唱歌,虽然没有经过专业训练,但在陈阳看来,比后世某些女偶像还是要强一些,形象也不输给她们,既然成绩不好,那就干脆学个音乐吧,好歹是条出路,
    只不过艺术圈的事儿,……
    嗯,以后得把这个老妹看紧点!
    不管她们父母怎么样,对这个两个妹妹,陈阳还是很心疼的。
    “咦,”
    听到老哥的话,苏小雅眼睛一亮,身体一歪凑到陈阳跟前,小声说道,“你去跟我老妈说?!”
    陈阳一巴掌按在她脸上推了回去,“休想偷看我的牌!”
    却没发现徐雅丽趁机偷偷将手里的一张三换成了九,然后甩出一把连牌,“八九十勾圈开,赢啦!”
    陈阳眨眨眼,又赢了?
    一看,还真是连牌,她手里也没牌了,
    只能不甘心地掏出两个硬币,一人甩了一个,
    唉,地主家里也快没余粮了啊,
    话说为嘛我要抢地主呢?
    ……

章节目录

重生从零六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御宅屋只为原作者想蜗的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蜗的牛并收藏重生从零六开始最新章节